DD海配
全国服务热线
13655495918

【预见】众泰汽车还有救命稻草吗

   2021-03-24 腾讯网1280
核心提示:如今穷途末路的众泰汽车也曾有过风光时刻。作为最早一批开始造车的民营企业,曾与吉利齐名,2005年众泰诞生于浙江永康一家做五金
         如今穷途末路的众泰汽车也曾有过风光时刻。

作为最早一批开始造车的民营企业,曾与吉利齐名,2005年众泰诞生于浙江永康一家做五金生意的铁牛集团。铁牛集团的创始人应建仁夫妇将停产许久的江南奥拓收至麾下,拿到造车资质,赶上了彼时国内兴起的小型车风口。

01 山寨起家

2008年,众泰凭借“只要一万八,奥拓开回家”的促销口号,一炮而红,成为史上最便宜代步车,一举达到惊人的3万辆销量,口碑与Money双双收入囊中。

2009年产销量突破10万辆,其中小型SUV年销量、市场占有率、出口量连续四年排名第一。

等到了2014年、2015年和2016年销量达到11.27万、18.08万和28.66万辆。2016那一年,众泰累计销量达到33.31万辆,大步挺进当年中国汽车品牌销量前十。

风光一时的众泰汽车曾被英国泰晤士报称为“将在世界新能源汽车领域领跑”。

值得一提的是,销量喜人的背后并非是众泰在造车研发上下了苦功夫,而是选择了一条捷径——“抄”

比如,2011年推出的第一款轿车Z200,酷似大众高尔夫6,后来的众泰Z300上市,效仿丰田Allion。

2013年众泰T600上市,被认为“拼接”了途锐和奥迪Q5。

2016年众泰Z700上市,市场公认其模仿奥迪A6L;众泰SR9上市,从外观到内饰都精准模仿保时捷Macan,被认为是“山寨”保时捷。

那时外界流传着一则众泰抄袭的“段子”——众泰内部专门设立了一个“皮尺部”,工作人员专门拿着皮尺去车展测量热门品牌车辆的尺寸数据。

谈及公司的发展理念, 众泰汽车董事长吴建中曾直言不讳的表示,“众泰汽车采用的是‘拿来主义’,通过引进国外车型和技术,来达到快速发展的目的,这也是我们整合式运营的一大特色。”

02“蛇吞象”式的收购

抄啊抄,抄不见效了就开始玩资本游戏。

浙商企业有个典型的特点就是管理层有亲属关系。这个好处在于创业早期提高了公司的凝聚力,但发展到一定阶段,不同的势力就会出现勾心斗角、争权夺势,公司的运行效率变的低下。

从2003到2015年底,这段时间众泰的掌舵是吴建中负责,吴建中据传是金牛集团老板应建仁的姐夫。

(吴建中肖像)

那段时间众泰背后股东多达32位,并且这些控股股东、实际控制人之间存在复杂的亲属关系,因此造成了内部管理和决策上的困难,需要股权变动的手段。

2015年底众泰净利润为9.68亿元,而当年众泰所获得的新能源补贴却达到了11.41亿元,这也直接说明众泰实际是处于亏损状态,在靠补贴过日子。

除此之外,那时众泰的总资产为128.26亿元,而总负债则高达 105.78亿元,资产负债率居高不下,新的工厂的扩建和谋求转型急需一大笔资金投入。

股东关系混乱、又缺钱,怎么办?

于是乎,打算玩一场“左手换右手”的资本游戏来“圈钱”。

2015年底,众泰的董事长吴建中逐渐从公众视野中淡出,由应建仁的外甥金浙勇接任。

那时的铁牛集团,旗下除了众泰汽车,还有金马股份,金马股份从上世纪70年代便涉足车用零配件行业,自2015年9月开始停牌,停牌已半年之久。

也就是说,众泰与金马属于“兄弟关系”。

2016年3月,金马股份对外公告称,公司拟作价116亿元收购众泰汽车,募集配套资金总额定为100亿。

一般都是大公司收购小公司,整车公司收购零部件较为常见。一家市值只有32亿并且已经停牌的零部件公司竟然“蛇吞象”收购一个总资产达到128亿的众泰汽车。

这种疯狂“圈钱”的资本游戏引起证监会的警觉而驳回,理由是金马对收购众泰过程中存在信息不明、估值偏高,存在“借壳上市”的嫌疑。

2016年9月,金马股份撤回之前的申请,对重组方案进行调整。具体做法是,众泰汽车冤第一、第二大股东金浙勇和长城长富,分别将所持有的众泰 44.69%和7.23%的股权转让给铁牛集团, 这样一来,铁牛集团从持股众泰4.91% 股权的参股股东摇身一变成为持股56.83%的第一大股东及实际控制人。这种做法规避了“借壳上市”的嫌疑。

2016年10月,金马股份对外公告称,公司拟再作价116亿元收购众泰汽车,且将募集配套资金总额调整为20亿元。这20亿就是由外界来接盘。

金马一直在死磕众泰,终于嗑动了。2017年6月7日,金马股份(000980)正式更名众泰汽车,并在深交所举行更名挂牌仪式,截止6月8日收盘,众泰汽车收报13.01元,跌0.41元,跌幅3.06%,市场反馈并不积极。

03放任破产,或有意为之

由于新能源汽车没有在高续航上有所突破,失去了补贴后的众泰,每况愈下,几乎开启了“裸奔”的模式。

2018年合计生产汽车14万辆、销售15万辆,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8亿元,同比下降36.34%。

2019年合计生产汽车16215辆,销售汽车21224辆,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-111.9亿元,同比下降1498.98%,被会计师事务所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。

2020年6月24日,公司股票交易被实行“退市风险警示”处理。

与其说众泰被时代抛弃了,不如说是众泰自己变心了。准确的说,作为铁牛集团的一枚棋子,众泰汽车属于“半路出家”造车,初心并非十足的纯粹。

从造车创始人的身份特质来看,有的是正规汽车工程专业出身,先是在大型老牌车企待过,后出来创业造车;有的是互联网背景;有的是智能制造背景;有的甚至是房地产背景。

背景决定了兴趣度,其实从铁牛集团的整个布局来看,众泰汽车的位置没有“置顶”,这一点可以从接班人就看出。应建仁没有让儿子应卓轩管理众泰汽车,而是让他进入了资本运作层面,因为毕竟这不是铁牛集团的重点项目,其主要产业还在房地产。

1992年,应建仁在永康创办长城机械五金厂,主要生产汽车冲压件和模具,后来升级为注册资本1.018亿元的铁牛集团。其后,众泰品牌越来越响亮,但是应建仁却越来越隐蔽,背地里不知道在搞什么名堂。

众泰的一位普通员工陈先生,指指不远处的楼盘告诉一名采访的记者,“全国各地都有他(应建仁)的产业,重庆、安徽、杭州都有。在永康,他的产业也很多,门业、房地产、汽车他都做,你看那些楼盘都是他的。”

这就是典型的玩‘造车拿地’的游戏,众泰和背后股东希望靠着这样的策略去拿低价的配套用地,然后去搞一些房地产这样的副业。

自上市后的第二个月,众泰的股东就开始质押众泰的股权。截至2018年12月,控股股东铁牛集团共有6.48亿股股份、占所持股票82.4%的持股比例在股权质押中,金马股份则共有1.04亿股股份、占所持股票的98.52%在质押中。

这意味着,众泰背后的股东通过质押股权以及众泰上市获得了大量融资,而这些融资的去向仍然是个谜

更加蹊跷的是,自2019年众泰陷入困境后,政府联合银行为众泰提供了30亿元的纾困基金,众泰此前对外表示,这部分资金将用于复工复产以及员工工资支付等。但却没有落实,而是放任子公司的破产重整,那30亿去哪了?

众泰要么真就是“放手了、不玩了”,要么就是暗藏猫腻向房地产输血。

在遭遇了经销商讨债、员工维权后,如今的众泰只剩下“新能源生产资质”这张宝贵的牌照了。

这或许是ST后的众泰接连涨停的原因吧,自1月12日至3月22日收盘价累计涨幅252.635,累计换手率为92.42%,3月11日停盘,18日复盘,3月23日再一次停牌,妖气十足!

沉舟侧畔千帆过,病树前头万木春。当年吴建中离开众泰后,悄悄地创办了一家名叫大乘汽车的新能源车企,如今由儿子吴潇接过手来。

 
反对 0举报 0 收藏 0 打赏 0评论 0
 
更多>同类资讯
推荐图文
推荐资讯
点击排行